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英勇朱阿姨

英勇朱阿姨
Contents
  俗语有讲∶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!”

  看来一点也不错,其刺激性简直令人回味无穷,假若阁下还没曾试过,便要细心听我这个小色狼讲述一段既惊险又有趣的事蹟了。

  朱阿姨一家三口住就在我隔邻,“朝见口晚见面”之原故,彼此都算熟落。

  朱先生每天一早便到市区上班,而朱阿姨除了中午送孩子到附近幼稚园之外,其余时间十分清闲,生活亦十分简单。

  初初见到他们搬进这大厦时,给我最大的印象是朱阿姨∶一双巨大的乳房!

  我时常到露台探头望过去,偶然会看到朱阿姨在做家务的情形,大乳房会因动作影响而摇动。

   082537n35w979wfanlwnwd.jpg

  在夏天,我更加喜爱偷看她的随便和真空的衣着,豪乳啊豪乳!看了你一眼便会沖动起来。

  话说回头,称呼朱阿姨确实有点过份,应该叫她朱小妹才对!因为她年纪只不过二十岁,在搬来这边的初期,我礼貌地按门钟自我介绍,算是认识过,朱先生是在中部的出入口公司工作,但为人内向。

  常跟我打交道的亦是朱阿姨,我是装修技工,当时只不过随便替她们做一些非常简单的工作,自此后便熟落,有时会邀请我过去饮汤。

  老实说,由始至终我对朱阿姨都含有非非之想,由眼神去看,她也留意到我的“狼相”,却不知为何她没有对我反感┅┅

  一连几个月不停工作,难得今日放假,本来想到海滩游泳,顺便看看女人身段,可惜天不造美,雨下过不停,唉!实行足不出户,一于安坐家中大叹世界。

  闲来无事做,走到露台看看雨景,又或者看看隔邻有没有┅┅乳景。

  非常好彩,又见到朱阿姨在忙碌,而且十分狼狈,原来靠近大厅的一只窗不知何时打破了,雨水不停的溅入,满地水渍。

  而朱阿姨不停地抹着溅入屋内的水,又要弄乾地上水渍,同时又四处找寻可以抵挡雨水渗入的东西,看来忙得要命。

  这时我忍不住大声叫过去∶“朱阿姨,需要帮手吗?”

  朱阿姨回过头来,面上流露出感激的说∶“太麻烦你了,但我真的没有办法。”

  雨越下越大,我用了浴室内的浴来遮着窗口,但仍有少量雨水渗入,朱阿姨在我旁边用地拖弄乾地上的水,由于必须轻微弯身才能做到的缘故,使我眼睛第一次看到那些我渴望见到的东西,宽阔的衣服加上轻微弯腰的动作,可以从领口望入里面。

  哗!真空!甚幺都没有,只有一对肉球左右打转,两颗乳头像珍珠那样小!

  我不断吞口水,眼睛未曾眨过一下,正当看得入神时,突然间,朱阿姨仰起头来,看见我的“淫湿相”,使我不知如何是好!

  “看了这幺多个月还未看够吗?孩子也生过了,比不上其他少女,哪还有甚幺好看呢?”

  她的说话带有一点挑逗性,又有点儿不在乎,这样更增加了我的冲动,我不其然的说道∶“对不起,朱阿姨,因为你实在太突出了,我控制不了我自己,所以才┅┅”

  “唔!由我刚搬进来和刚认识你时,我已经留意到了,不要紧,你时常帮我们,我都未曾答谢你,既然你爱看┅┅来,我给你看个饱。”

  说完便拉着我手行进房间。

  刚踏进房里,我便急不及待从后抱着她,顺势将手向上一托┅┅,我不会介意朱阿姨那双巨大无比的乳房有轻微下垂的感觉,因为起码是我渴望碰她的东西,而且体积大和地心吸力的关係,不下垂才会令人 心呢!

  这刻我手上抚弄着双球,硬崩崩的下体不停地顶着她的屁股,直至她转过身来吻我的嘴时,我仍不放弃两手的把玩,我简直为这双大肉球着了魔┅┅!

  我们四片唇虽然贴在一起,但我的手已为她解开了恤衫的钮扣,不再被衣服所阻隔着那幺不直接。

  裙子,亦很快掉在地上,半裸的美人使我的头自自然然地伸进趐胸,舌头不停在乳头上转圈和轻咬着。

  她拉我到床上去,躺下来,我的舌尖也跟着走,依然是那种力度,那种转圈方式,不过我已将她的内裤脱下,抛到远处┅┅

  中指始终是中指,手指长度已足以令她呻吟起来∶“快┅┅快来佔有我┅┅我忍得很辛苦┅┅快些┅┅”

  我忙将她身上所有衣服脱下,可是口和手仍回到原位。

  她的淫水,反映到她的慾念是那幺强,因为我的一只手几乎是完全弄湿了,我的忍耐力也同样到了极点!

  我提枪上马时,她的双脚已抬到儘量高的,屁股下不知何时已放了一个枕头,可能是桃源洞位置生得比较低的原故。

  我不再理会,将“肉体”推至尽头┅┅

  “噢!长得要命┅┅要我命了!┅┅哟┅┅不要┅┅太用力┅┅捅到底了┅┅啊!

  ┅┅用点力!”

  我的金枪进进出出,有时打转,使她快乐至死去活来┅┅“快┅┅快些顶我┅┅我要┅┅来了┅┅来了┅┅呀!┅┅唔唔┅┅”

  这种淫声浪语在我耳边不停叫嚷着,任何人也留不住那些子孙,吱┅┅吱!我也夹着她的叫声呻吟起来,百子千孙涌出,喷得那桃源洞满满,两种液汁洩满了枕头┅┅我的金枪不愧为真正的金枪┅┅依然不倒!而且同样敏感!

  约莫抽送了佰多次后,我拉出金枪,再滑到她胸前,利用手的帮助,把金枪插在两巨乳之间,前后磨擦。

  非文字可形容的感受,令我毕生难忘,个中刺激法比起进入桃源洞内时简直不能并提,只抽送了数十次,便在极度享受下射出了浆汁,浆汁使她的颈子也弄汙了,面且数量比起刚才多得很!

  为何呢?我相信自己也弄不清,而各读友不妨和她试试看,也许有一个答案!

  无论如何,我觉得朱阿姨床上的表现非常英勇!


  
Contents